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章 将军,您昨日又被夫人打啦?……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夏夜的风掠过温泉池水, 带起一丝粼粼波光,温柔的拂过傅恩锦的肌肤。

她问完了这句话,就这样趴着看裴献卿, 却渐渐闭上了眼, 因为太困,抵不住困意睡着了。

裴献卿没想到小姑娘今夜竟然能问出这样胆子大的话, 他刚准备逗逗她,微微一垂眸,便发现她已经趴在池子边睡着了。

怕她着凉,裴献卿将她捞出来放到了一边敞着门的小屋子里,然后用干净的锦被将她包住, 等他自己飞快的擦了身子穿上衣服,才开始细细的替小姑娘收拾。

她睡得很安静,浑身软软的任他摆弄。

裴献卿给小姑娘擦干身子穿好衣服,这才打横抱在怀里回了主屋。

待重新将她放回床上后,他熄了灯, 躺到另一侧, 将人搂紧在怀里抱着, 终于回答了她刚刚睡着前的问题。

“等绾绾十七岁的时候吧。”

龙虎营的巡查要持续两日, 是以第二日裴献卿还需要去军营一趟。

早晨他醒之后,傅恩锦不知怎么的也醒了。

还有些困倦的揉着眼睛, 小姑娘抱着被子看向床边正在穿衣的男人。

他今日穿了一身玄色衣袍, 还未束发, 低头垂眸系腰带的时候便有几缕长发从肩头滑落,平白给他英俊的轮廓里增添了一丝痞气。

傅恩锦因着平日里从来没有跟裴献卿一起醒来过,她每次一睁眼裴献卿早就已经去上朝了,是以男人更衣的模样她很少见到。

不知不觉的就看着了迷。

她刚刚醒来, 脑子还迷迷糊糊的,就觉得面前的男人实在是好看,忍不住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袖子。

裴献卿刚把腰带系好,发现袖子被人拉着,这才发现小姑娘醒了,他轻轻的笑了一下,索性在床边蹲下,抬手轻轻抚了抚傅恩锦软软的脸颊。

“怎么醒了?”

傅恩锦不自觉的撅了噘嘴,摇头,喃喃:“唔,不知道。”

她的话音刚落,余光便瞥见了裴献卿手指上昨天绑的纱布。

小姑娘皱了皱眉头,将他的手拉下来放在眼前看了看,然后握住他的食指,嘀嘀咕咕:“夫君,这个不好看,我给你重新包。”

说着,她倏地的一下就坐了起来,眼睛都困得睁不开,还要指挥裴献卿:“你,快去拿纱布来,不然一会上朝要迟了!”

裴献卿瞧着小姑娘睡都还没睡醒,就在咋咋呼呼的未免也太可爱了些,只想把他搂进怀里好好抱抱,但见她还闭着眼睛坐在床上等着,最后还是从屋子里备用的小箱子中拿了东西来。

傅恩锦坐在床上等,边等边睡,待裴献卿将东西放到她手里,她才睁开眼,然后三下五除二的给裴献卿食指上昨日包的纱布麻利拆了,重新给他饶了好多圈,绑了一个蝴蝶结。

瞧着自己的作品,她满意的笑了,重新躺回床上,朝裴献卿挥挥手:“这个好看,夫君快出门吧。”

说完不管不顾的又睡了过去。

裴献卿蹲在床边,看着自己突然就被包的粗了两圈的食指,无奈的笑着抚了抚额,今日这手感觉有点不好解释啊。

他想的没错,在朝中有宽袖挡着倒是不那么显眼,只是到了军营里难免会走动切磋,这下将士们就都发现了,他们大将军那个食指,实在是粗的突兀!

有胆子大的将士在休整时忍不住凑近裴献卿,小声问道:“将军,您,您昨日又被夫人打啦?”

夫人的手法很刁钻啊,只打手指?

裴献卿:???

他一头雾水,看向那个小将士时眼睛里有些疑惑:“你说什么?”

那小将士以为他是怕丢了面子,自己再说岂不是自讨没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