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 努力变强不行吗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说是明天去狩猎妖兽,可裴向荣突然有事要处理,失约了。

事和鱼塘有关,裴向荣带着裴如昔来到湖边,在石屋里见到莹姑和小志、裴二十五和一位两鬓斑白的旁支族人。

小志站在莹姑身后,脸色苍白,右边颧骨有一道刀伤,敷着药膏,左手绑着夹板,似是骨折了。不过,他的精神状态不错,心情愉快。

裴二十五跪在莹姑面前,丹田被封锁,剃光头发的脑袋有一块明显的灼烧伤,身上也有伤。与小志相比,他沮丧得像个斗败的公鸡,魂不守舍,连裴向荣和裴如昔进来都没有留意。

年老的旁支族人身上没有伤,毕恭毕敬地向裴向荣行礼,称呼裴如昔为五小姐。

裴向荣不喜客套,径直问:“莹姑,发生什么事情了?”

莹姑说:“裴二十五在昨天晚上潜入裴达屋里行窃,偷了灵石和丹药,被裴达发现了。他扔下烟雾珠逃走,路上碰到了小志。小志见他穿着黑衣,遮住头脸,形迹可疑,立即给我发了传讯符,并出手擒拿他,被他打伤。”

“我赶到时,裴二十五在打斗中占了上风,想害小志的性命。”莹姑厌恶地看一眼地上的裴二十五。

“不,我不想杀人的,我只是想让他不要叫喊!”裴二十五激动地争辩道。

莹姑让他闭嘴,道:“我救下小志,将裴二十五擒住,问他为何三更半夜作如此见不得光的打扮。他招认偷窃一事,自称缺灵石,偷窃是迫不得已之事。”

屋里的旁支族人是裴达,闻言一脚踹向裴二十五,怒骂道:“我管你是不是不得已,你偷了我的灵石和丹药,我饶不了你!”

莹姑抬手,制止裴达动口动脚,道:

“我问裴二十五何以铤而走险,他哭诉裴金凡欺他太甚,要求他每月上供三十块灵石,否则裴金凡会将他送去矿山挖矿。

“在我的印象里,裴金凡不是这样的人。

“我问裴二十五为什么小志和裴达没有被要求上供,他闪烁其词。

“于是对他我用了刑,他说出他在去年八月借了裴金凡的法器,趁小志不在,用法器穿过禁制进了小志的鱼塘,偷了小志的鱼。

“但他偷来的鱼没养多久就回到小志的鱼塘,然后三头两天丢失一条鱼,到了年底已有二三十条鱼丢失。

“小志表示不知情。

“裴二十五没有偷到小志的鱼,裴金凡知他偷鱼,要挟他每月上供三十块灵石。

“他不愿给,想到了偷窃。”

旁听的裴如昔在心里说:“我拿走的鱼是十条,之后没有去过他的鱼塘。不过裴金凡敲诈裴二十五敲得这么凶狠,裴二十五恶人自有恶人磨,既可怜,又可恨。裴金凡恶毒,贪得无厌,比裴二十五可恨百倍。”

裴如昔今生最厌恶的人非裴金凡莫属。

“莹姑,你打算如何处置裴二十五?”裴向荣听完莹姑叙述,没有解开裴二十五的禁言术核实的想法,“鱼塘是你看管,我所做的不过是卖鱼罢了。”

“裴二十五不肯挖矿,我想让他去兽苑做事。”莹姑说,“裴金凡不归我管。”

“兽苑在小丘山,我明天带昔昔和阿楠去狩猎妖兽,刚好顺路把裴二十五送去兽苑。”裴向荣没说裴金凡,弯腰看着裴如昔,“昔昔想不想吃鱼?想吃就捞一条鱼。”

裴如昔知裴向荣不想招惹裴金凡背后的六叔公,想到自己修为低微,也得罪不起筑基中期的六叔公,便没有嫌裴向荣看似威严实则胆子小。

她不拒绝吃鱼,问:“阿爹,是吃青花灵鱼吗?我想和姑婆、小志哥、达叔一起吃鱼,能把阿娘叫过来最好。”

外表苍老的裴达其实比裴向荣年轻两三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